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例

【案情简介】

2017年10月,在浙江省温州市乐清市柳市镇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一辆小型轿车的车主倪某驾驶车辆与驾驶自行车横过道路的陈某发生刮碰,造成陈某受伤及车辆受损的交通事故。当日,陈某即被送往乐清市第三人民医院,经诊断为胸12椎体骨折、头部外伤、多处软组织挫伤、重症肺部感染、呼吸衰竭、强直性脊柱炎,经住院治疗4天,后因伤情严重转入乐清市人民医院,经两次住院治疗、重症监护,最终还是于2017年12月抢救无效死亡。

2017年11月,乐清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作出《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在本次事故中倪某、陈某各承担事故的同等责任。

经温州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鉴定,认定从送检的陈某心血、胃内容物中未检出常规毒物、镇静安眠药及有机磷特征峰,认定陈某死因符合交通事故受伤后,引起重度营养不良,恶病质,继发融合性支气管肺炎而死亡。

经保险公司申请,温州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出具司法鉴定意见书,认定陈某所遭受的交通事故损伤与其死亡之间存在直接因果关系,起主要作用,建议参与度为50%-80%。                                        

因无法达成调解,故而死者陈某的家属决定循法律途径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争议焦点】

乐清市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本案,庭审中,被告倪某提出不服交通事故认定书的责任划分,认为应由死者陈某承担全部责任,同时认为本次交通事故对陈某的死亡起次要作用,陈某自身疾病才是其死亡的主要原因;被告保险公司则提出对交通事故责任认定有异议,认为应由死者陈某承担全部责任或者主要责任,而且本次交通事故的发生死者陈某自身存在重大过错,其自身疾病对其死亡有重要影响,要求按照死因参与度相应扣减赔偿。

被告倪某申请法院调取本案交通事故的案卷及监控视频,为了证明本案交通事故的发生主要是因为死者陈某麻痹大意,没有注意自身安全,应当由其自身承担全部或者主要责任;被告保险公司申请本案司法鉴定人员以及专家辅助人员出庭,专家辅助人员认为本案的司法鉴定结论是错误的,根据死者陈某生前患有的疾病再结合尸体解剖,死者陈某的旧疾以及长期食用的药物,导致其免疫力极度下降,才会致使其肺部感染严重,而死者陈某本身患有强直性脊柱炎才会导致其更易骨折,其自身疾病为主要原因,交通事故应为次要因素。

针对被告倪某和保险公司的上述辩解,黄建羽律师逐一进行了反驳。

关于交通事故的责任认定:被告方提出死者自身的责任交警部门在事故认定时已经予以确认,进而作出了责任划分;而且被告倪某在收到事故认定书后没有在法定期限内向交警部门申请复核,即为认同并接受事故认定书的责任划分;同时两被告也没有提供相反的证据推翻交警部门所做的责任认定,因此,应当以交警部门的事故认定书为准。

关于交通事故对死者陈某死亡所起的作用:诚然,死者陈某生前患有疾病,但这些疾病均不属于致死性疾病,陈某系因本案交通事故遭受损伤后经抢救无效死亡确认无疑;此外,司法鉴定人员全称参与了死者陈某的尸体解剖、各项检测检验,其所接触的数据和样本均是最完整的,其所做出的司法鉴定意见应当为最科学准确的,而专家辅助人员只是看到了部分的资料,再结合自身的猜测,所提出的自身疾病为死者陈某的主要死因是不全面不准确的,应当以司法鉴定意见为准。

关于死因参与度的鉴定意见:首先,鉴定中心使用的是“建议”参与度的措词,表明这仅仅是鉴定中心的一种建议;其次,鉴定中心在鉴定意见书中明确说明“参与度评定在法医学鉴定实践中,尚属学理性探讨内容,参与度大小的把握存在一定的主观因素。因此,鉴定人对于参与度的评定仅为提供审判参考的学术性意见,只能作参考价值,而非确定审判赔偿程度的法定依据”;第三,虽然死者陈某在交通事故之前自身患有疾病,可能免疫功能有所下降,但这并不影响陈某的正常生活和工作,陈某本次的就医抢救以及最终死亡结果完全是因为本次的交通事故导致的,应当由被告按照交通事故责任来承担赔偿责任;第四,受害人自身疾病并不属于《侵权责任法》、《道路交通安全法》规定的过错情形,被告方主张按照参与度来减轻赔偿责任于法无据,不应采纳。

 

【案件结果】

最终法庭采纳了黄建羽律师的意见,认可交警部门做出的责任认定,认可司法鉴定中心所做的司法鉴定意见,被告保险公司提出的应考虑死者自身疾病的参与度,合理减轻被告赔偿责任的抗辩意见法庭不予采纳。

乐清市人民法院依法判令被告保险公司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险范围内赔偿死者家属保险金120000元,在商业第三者责任险赔偿限额内赔偿死者家属保险金339495.8元,合计459495.8元。宣判后,死者家属对判决结果非常满意,被告倪某和保险公司也服从判决,没有提出上诉,本案已履行完毕,死者家属已经全额拿到保险赔偿金。                                               

                                                   

【案件点评】

这是一起典型的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例。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交警部门出具的交通事故责任认定是否正确;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是否准确;以及死者自身疾病的死因参与度能否作为减轻被告方赔偿责任的依据或参考。

本案中,交警部门根据事故现场,认定倪某具有驾驶机动车通过路口时车速过快,对其他车辆动态预计不足,遇情况措施不及,未确保安全的过错,陈某具有驾驶自行车横过机动车道时没有确保安全,且未下车推行从人行横道通过的过错,双方在本次事故中所起的作用相当,因此认定死者陈某和被告倪某承担本次事故同等责任,事实清楚,被告方一味的将死者陈某的责任放大,试图推翻事故责任认定,与事实不符,也于法无据。而经交警部门和法院合法委托的司法鉴定中心根据各项检测检验以及尸体解剖,所做出的司法鉴定意见程序合法,内容真实,结果专业,被告方申请专家辅助人员出庭所做的陈述仅为其自身的经验和猜测,不足以推翻司法鉴定中心的鉴定意见。死者陈某本次的就医抢救以及最终死亡结果完全是因为本次的交通事故导致的,被告方作为事故过错方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应当承担赔偿责任。而被告方主张的受害人自身疾病并不属于法律规定的过错情形,同时,也没有任何法律法规规定受害人有自身疾病,就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更没有法律法规规定在确定保险赔偿责任时要根据受害人自身疾病状况对损害后果的影响做相应的扣减。因此,根据死者自身疾病的参与度来减轻被告方的赔偿责任于法无据。

也正基于此,最终法庭判决确定被告倪某对死者家属的损失承担 60% 的赔偿责任,被告保险公司在交强险、商业第三者险赔偿限额内予以赔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