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控罪名证据不足审判案例

【案情简介】

2017年8月1日,张某因涉嫌非法拘禁罪事罪被乐清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9月7日被逮捕。2014年9月18日,乐清市公安局以张某涉嫌非法拘禁罪、寻衅滋事罪、妨害公务罪将此案已送乐清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2015年3月16日,乐清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张某构成非法拘禁罪、寻衅滋事罪、妨害公务罪向乐清市人民法庭提起公诉。并建议以非法拘禁罪判处被告人张汉周一年以上二年以下有期徒刑;以寻衅滋事罪判处被告人张汉周六个月以上一年六个月以下有期徒刑;以妨害公务罪判处被告人张汉周六个月以上一年以下有期徒刑,建议合并执行二年以上三年以下有期徒刑。被告人张某自被刑事拘留后,对自己涉嫌的妨害公务罪供认不讳,对公诉机关起诉指控妨害公务罪也无异议,但是否认自己有非法拘禁及寻衅滋事的事实,认为自己行为不构成非法拘禁罪,亦未参与殴打他人、毁坏财务,不构成寻衅滋事罪。

【办案经过】

郑雷萍律师接受指派后,到乐清市人民法院联系经办法官,调取了张某涉嫌非法拘禁罪、寻衅滋事罪、妨害公务罪的案件卷宗材料,并在法院开庭前三次到乐清市看守所会见张某详细了解案情,并告知被告人在刑事诉讼过程中享有的权利和义务。通过阅卷和会见,郑律师发现公诉机关指控张某构成非法拘禁罪证据之间存在矛盾,寻衅滋事罪的相关证据不足。在对案情及证据有了充分了解后,郑律师最终确定了对张某涉嫌非法拘禁罪、寻衅滋事罪的无罪辩护方案。

2018年5月31日,张某涉嫌非法拘禁罪、寻衅滋事罪、妨害公务罪一案在乐清市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郑律师依法出庭为张某辩护。在庭审过程中郑律师对公诉机关提出的证据逐一驳斥。郑律师指出,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张某犯非法拘禁罪与寻衅滋事罪均存在证据不足的情况,特别的对寻衅滋事罪的认定,仅有同案犯供述,证据明显不足。郑律师列举了同案犯的供述里的众多矛盾点,并指出公诉机关仅凭盛某供述说案发当天通知过张某,且张某曾到过现场,在没有其他证据的前提下,就认定被告人张某参与了整个案发过程,犯有寻衅滋事罪,显然证据不足,有悖法理。故本案不应认定被告人张某犯寻衅滋事罪。关于被告人张某涉嫌犯妨害公务罪,被告人张某自愿认罪;审庭时,亦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且并未造成严重后果,恳请法庭对被告人酌情从轻处罚。

郑雷萍律师从证据着手,事实结合法理,提出张某不构成寻衅滋事罪的辩护意见被乐清市人民法院采纳。乐清市人民法院判决张某犯非法拘禁罪有期徒刑一年四个月,犯妨害公务罪,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数罪并罚,仅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一年九个月。判决后,张某未提起上诉,公诉机关也未抗诉。至此,张某涉嫌非法拘禁罪、寻衅滋事罪、妨害公务罪一案得到了公正的判决。

【案件点评】

本案系典型的指控罪名证据不足审判案例。被告人张某被指控犯罪,在没有足够证据认定犯罪事实的情况下,只能按照无罪推定的原则,认定指控罪名不能成立。本案争议的焦点,在于检察机关提起公诉时,仅有被告人及同案犯供述,证据能否形成证据链,得以推断出犯罪事实,且已排除合理怀疑。在本案中,被告人张某被控参与寻衅滋事罪,仅有被告人及同案犯的供述,且没有人明确提到张某参与了寻衅滋事的过程,故犯罪事实存在不确定性,使被告人是否有罪处于不能证实的悬疑状态,法院应当作出有利于被告人的无罪判决。最后,建议法院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九十五条第(三)项规定,“证据不足,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的,应当作出证据不足,指控罪名不能成立的无罪判决。”认定张某不构成寻衅滋事罪。辩护观点清晰,逻辑严谨,辩护意见法理交融,无罪辩护的意见最终被法院采纳,保障了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有效防止了冤假错案的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