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告父侵权责任纠纷案例

【案情简介】

 胡某甲将自己盖的房子以分书的形式分给四个儿子,大儿子胡某乙被分到的是位于最东边的一间房屋,有东门和南门用于出入,该房屋在胡某甲建造时,东门口就建造了台阶。2006年,该台阶因村里修路被临时拆除,修路竣工后,胡某乙又重新翻建新的两节台阶(。2019年3月,胡某甲雇人将涉案的两节台阶予以拆除。胡某乙以胡某甲及邻居胡某丙,村干部陈某未经其本人同意,对其房屋门口的涉案台阶进行阶除,将其三人一起告上法庭,要求:1.判令被告停止侵权,将拆掉的原告房屋门口台阶恢复原状;2.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办案经过】

郑律师接受指派后,立即亲自上门与胡某甲办理手续及制作笔录,并现场查看了涉诉房屋现状。郑律师在了解案情、现场勘查及搜集材料后,及时向乐清市人民法院提交了四组证据:1、集体土地使用证,证明涉诉房屋土地使用权证登记在胡某甲被告三名下及涉诉台阶未登记的事实;2、照片,证明涉诉房屋及台阶现状;3、照片,证明原告父亲胡某甲(本案被告三)居住现状;4、会议记录,证明村双委及村民代表集体认为涉诉台阶非原告私人产权的事实。

庭审中,原告提出主张,认为涉诉房屋虽系被告三胡某甲所建,但其有出钱建造,且事后其父胡某甲出具分书,将该房分于原告,其一家对该案涉房屋土地地块属于宅基地使用权人,依法有权在此建造住宅和附属设施以便生活使用。涉案被拆台阶系其2006年重新翻建,台阶物权存在合理合法,系生活出行使用的必要附属设施和安全保障,故认为被告等人拆除涉案台阶的行为侵犯了其一家的合法权益,要求恢复原状。

针对原告的诉请,郑律师代为提出了几点答辩意见:1.涉诉房屋系答辩人胡某甲本人建造,且依法已取得集体土地使用证。答辩人胡某甲虽曾立分书一份,但按分书上内容可推断该分书应为附条件、附期限的赠予协议。答辩人本人明确原告在父母六十周岁后,未按分书所写进行供养,条件和期限并未成就,故赠予并未生效,原告未依法取得该房屋物权。2.原告主张自己曾于2006年9月修建过这个台阶,答辩人对该事实予以认可,但这个台阶所占地块本身属集体所有,未经村集体同意,原告修建的台阶本身不存在合法性,答辩人应集体请求,予以拆除并无不当。3.涉诉房屋台阶由于严重影响了村道的通行,答辩人应村委干部、村民、邻里共同要求下,跟原告数次沟通不成,才将其进行拆除。原告不顾念村集体利益,经多次沟通不肯让步,对老父亲的谆谆教诲置之不理,甚至恶语相向,不依不饶,严重违反了公序良俗的原则。在法庭辩论阶段,郑律师再一次重申了自己的观点,强调原告并未依法取得涉诉台阶物权,答辩人拆除台阶的行为,未侵犯原告的合法权益,不存在停止侵权,恢复原状一说。同时,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乐清市人民法院最终采纳了郑律师的观点,依法判决驳回了原告胡某乙的全部诉讼请求。本案后经二审,维持了原判决。

【案例评析】

这是一起典型的子告父侵权责任纠纷案例。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作为儿子的原告是否享有涉诉台阶的物权,能否提出停止侵害,恢复原状。本案中,唯一的权属证明--涉诉房屋的《集体土地使用证》,登记的权利人系本案被告胡某甲。尽管胡某甲曾设立分书,将涉案房子分给胡某乙,但同时也附加了条件和期限,胡某乙虽然居住了该房屋,但并不必然因居住而取得物权,其无权主张就建造在该宅基地上的台阶拆除或恢复原状。另外,胡某乙建造该台阶,侵害了村集体利益,违背了《民法典》确立的公序良俗原则,其行为本身存在违法,其老父亲将台阶拆除,并无不妥。

【结语和建议】

本案作为儿子的原告将父亲告上法庭,十分少见。“百善孝为先”,赡养老人是每个子女应尽的义务,父母是否赠予及赠予什么,子女无权干涉;同时作为父母,在教育子女时,应更注重品德教养,赠与子女财产时,应依法规划,防患未然。